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无题

好久、好久、好久没有写日记了,直接来到学校之后一直没有网络,虽然国庆买了本本可是依然没有网络,已经沦落到靠那35包方便面度日了,所以无线的事情就甭提啦……5555555555……

看到姐姐依旧在断断续续的写着日记,里面的歌曲虽然不知道是谁唱的,但是还是很好听的,九月份在网吧上过三回,不是自己的电脑确实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,所以也就是简简单单的锄草而已,不过由于垃圾留言和评论太多导致删除了不少好友的评论,在这里一并道歉了哦…………

学校生活还可以,只是时常的拉肚子确实让我有些虚脱,和室友关系介于平静与爆炸之间让我很不舒服,感觉人人都在占别人的便宜,满口的脏话让我无法正常的与他们交流,其实好象根本没有什么交流的必要,宿舍真的只是我睡觉的地方而已了。重点要说的是我想我已经用实际行动向某些人证明他误会我了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恋爱了,虽然我们平时按照她的说法是“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”但是那仅仅是我们都“太有主见了”都想领导对方的原因,嘿嘿,吵吵闹闹才使生活之道嘛!其他事情就应该属于秘密了吧,就不说啦……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随便

分类:心情随笔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3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582

萧邦和乔治桑

      
播放音频文件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1836年冬天肖邦结识了比他大6岁的法国女作家乔治.桑,肖邦,这个纤弱、浮华、儒雅而又温柔的男子,对反传统的多产女作家乔治.桑,第一印象并不太好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乔治桑越来越引起肖邦的注意,肖邦发现和她在一起时,他可以尽情倾诉内心深处的情感。 后来,肖邦和乔治桑生活在了一起,他们保持了长达9年的关系,乔治桑给予肖邦的细心照料,有助于焕发肖邦的才华,他们生活在一起的后来几年,肖邦的作曲生涯达到了他个人生命的最高点,是肖邦鸣唱“天鹅之歌”的岁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1846年,肖邦和乔治.桑在诺罕庄园里一起度过了最后一个残秋,11月,由于种种原因,他们分开了。肖邦来到巴黎心情十分忧郁,肺病加重,身体越来越坏,但为了生活,他还要带病教学生弹琴。第二年春天他的身体稍微好一些,想起和乔治桑在一起的这些年,他很有感触,于是,写下了一首《升C小调圆舞曲》。乍一听,你会感到它的旋律很美,实际上它隐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悲哀。肖邦似乎在说:悲哀吗?怎么?我可是不在乎的,不在乎的,该怎样就怎样吧!……可是,他究竟不是完全不在乎的,真相隐藏在圆舞曲激动的悲哀里,他的心潮在起伏翻滚。接着出现了一段抒情的慢板,好似是以往和乔治桑在一起的幸福日子的回忆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肖邦似乎力图忘掉悲惨的现实生活,而沉浸在他自己所创造的虚无缥缈的甜蜜梦幻世界,但是旋律中仍然不由自主地渗透着深刻的忧郁情绪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有声有色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2639